药师说药

人文药学

家庭药箱

活色生香——中药鲜药的历史沿革、保鲜技术和现代应用
中药鲜药,主要是指以新鲜植物类中草药的自然汁入药,或者以鲜活的动物或昆虫类入药以治疗疾病。新鲜药材采收后立刻使用、经晾晒等简单加工,或低温冷藏,使用时将鲜药配入药方当中。笔者现对中药鲜药的历史沿革、保鲜技术和现代应用作一综述。
中药安全无毒?错!合理用药是关键
近些年几起影响比较大的中药中毒事件和相关中药成分毒性的前沿研究,一方面打破了人们“中药没有毒”的固有观念,另一方面也引起了人们的恐慌,使得一些人开始质疑甚至全面否定中药,甚至达到“谈中药色变”的程度。其实,只要深入了解中药的毒性,合理地使用中药,不但不会中毒,还能起到事半功倍、药到病除的治疗效果。本文对如何鉴别一个人是否产生中药中毒、中毒的程度、如何预防中药毒性、如何化解毒性进行探讨。
慢步银杏大道 访寻药食古树
银杏树(Ginkgo biloba)属于裸子植物银杏科唯一的落叶乔木品种,是极小数能够由两亿多年前的远古时代繁殖到今的珍贵树木。有人视之为活化石,有人命名公孙树,寓意长寿、活力,更有人坚信它拥有青春不老的医疗功效。本文笔者借亲身经历,拟从形态特徵、果实与叶片药用价值、毒理研究、现代医学研究和坊间应用等方面带读者认识银杏树。
治疗颅高压,复方甘露醇注射液和20%甘露醇注射液,怎么选?
自临床使用40多年来,复方甘露醇注射液的临床应用日益广泛,还用于消化系统疾病如胃肠道和肝胆疾病、神经系统疾病、泌尿系统疾病等的治疗,临床效果好,副作用少。临床实践证明,复方甘露醇注射液和20%甘露醇注射液在治疗颅高压方面均疗效确切,副作用少。当两种药同时摆在医生面前时,该怎么选呢?笔者试从方便性、经济性、安全性、合并疾病方面进行分析以供参考。
连花清瘟胶囊和抗病毒口服液的区别
连花清瘟胶囊和抗病毒口服液都是流感肆虐时的推荐用药,但他们的作用其实是有异的,本文就两药如何作用于流感进行阐述,并比对详解了两者之间的区别。
中药注射剂那些事儿
中药注射剂一直是受到临床争论不断的一个问题。我们国家中药注射剂的应用,也有几十年的历史了,但是可以肯定的说,中药注射剂在临床上的疗效是肯定的,但是不良反应也是存在的。笔者现通过柴胡注射液、双黄连注射液、天麻注射液等遭“限范围使用”事件分析并追本溯源、对症下药,提出一定的解决办法和应对措施。
降脂中药知多少
脂质代谢紊乱是代谢疾病中常见的一种血脂异常现象。临床表现为肥胖、高脂血症等。由于社会经济发展和生活方式改变,肥胖、糖脂代谢紊乱的发病率呈上升趋势。
药之国老——甘草
甘草是药之国老,有“十方九草”之美誉,又名国老、美草、蜜甘、粉草、甜根子、棒草等。张景岳《本草正》记载甘草“得中和之性,有调补之功……服气药入气,随血药入血,无往不可,故称国老。” 现笔者对甘草的功效、配伍、性状以及临床应用等进行综述如下。
先生之先——李时珍诞辰500周年怀想
庭前花始放,阁下李先生。这句传说与先生之族长、明朝首辅大臣李东阳大人有关的趣对,今日想来别具机缘,望文生义十分美好。笔者和先生一样热爱祖国药学和中华文化,今番留下怀想先生诞辰500周年之白纸黑字,下一个500年就在眼前,不知先生能否见识这些文字,也不知此束心香能否奉上追思先生的庙堂。
中药汤剂里的ABCD
汉文帝刘恒是一个有名的大孝子。有诗颂曰:“仁孝闻天下,巍巍冠百王,母後三载病,汤药必先尝。”何为汤剂?汤剂(Decoction)又名煎剂,是中药材(饮片)加水后煎煮,去渣取汁制成的液体。本文从如何正确地煎煮中药、服用中药等各个方面讲解了汤剂,文字浅显易懂,供读者学习。
补血就吃阿胶吗?原来你所知道的补血知识都是错的
提到补血很多人第一时间会想到阿胶,那多吃阿胶就能补血了吗?其实,贫血和血虚不是一回事——血虚才吃阿胶。现笔者分辨了血虚和贫血究竟有何同异之处,治疗用药时又该注意什么。
一路山花不负侬之杜鹃夜啼
杜鹃花民间又叫映山红,泛指各种红色的杜鹃花,形容它那如火如荼的鲜红的光彩把山都映红了。杜鹃花不仅十分美丽,还具有药用价值。笔者现引经据典对其功效、毒性、成分、临床应用作一综述,以供参考。